奇书诡途

奇书诡途

风逝花歌作者

灵异

18.2万字连载京东阅读

2021-02-21 08:36:39

暂时下架修改中
京东阅读

《奇书诡途》主角是良子赵公明等,由网络作者风逝花歌所著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的故事是:故事中的主人公在古玩市场看见了一本神奇诡异的书《太平天书》,这本书在古玩市场已经是破旧不堪很少会引起他人的注意,但是良子会关注到这本书是因为他听说过这本书的故事,所以这本书显得十分的扎眼,难道说《太平天书》这本书中隐藏这什么秘密?

神医富豪

《奇书诡途》节选免费试读

听到这,我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骇人的骷髅头,真是奇怪至极。“河中骷髅究竟是从何而来,还有那伤人骷髅头的下落呢,不会也沉入河底了吧?”我小声问道,车上的人正聚精会神地看着车载VCD。

王中摇摇头,把车窗推开了少许,深深地嗅了嗅外面的春风,看着天边一抹红云说道:“骷髅河之所以有如此多的骷髅,我想应该和水葬有关。”

“水葬?”原来如此,葬人的方式因各地风俗而不同,我们知道现代大体上采用火葬,还有土葬,而古老的葬法和个别民族用水葬。或许是因为经济条件较差,请不起超度的缘故,水葬简便,更不破费财力,或许是一些神话把水赋予了魔力,水代表神灵净化灵魂,水可以承载美好归宿。

“人们总是喜欢向美好的事物方面遐想,而实施起来却是完全相反。我见过水葬,江河湖海上漂着的死尸,腐烂、生蛆、发臭、露骨,鹰鸦的啄食、鱼虾的撕咬,当你看到这样的场景时,净化灵魂和美好归宿之类的想法再也没有了。美好的神话只能是人们虚构出来的,而丑陋的恶魔却是现实创造出来的,这也许是现在好多人欲近神明而神不灵,但是人们远鬼怪反倒遭邪患。”王中苦笑着调侃起来,寓意深重。

“活有活路,死有死法,各有典故吧。”我揉了揉发困的双眼说道。

“说起水葬,想起了我在滇池采药途中听到一位老人讲的故事,算是水葬的起源。在很久很久以前,川滇交界一个偏远的山野中存在着一个古老的族落,他们沿河而居,视水为神明,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共同劳作,群享收获,他们聚饮团食,他们相敬友爱。族民们的风调雨顺从丑牛年到午马年,到了申猴年,终于发生了旱灾,族民们种的庄稼烧焦了,连河床都裂了几道大缝。幸好族民们牛年到马年都好好种田,粮食富余不愁吃,但是喝也是头等大事,干旱让依靠吃河水的族民担忧起来。族民们在河床上掘水,一开始两三米深,到后来两三丈深,河床上出现了大大小小数不清的黑窟窿,在干枯的河床上就像是骷髅黑洞洞的眼睛。到了酉鸡年,河床上的黑窟窿只能打上来微潮的沙子,然后再从沙子中挤压控取几滴眼泪般的救命水。挺过了申猴年的族民们却在酉鸡年折腰跪地,他们叫天天不应,他们唤地地不灵,他们有泪却流不出,或许他们只有死路一条,那些河床上的黑窟窿就是为自己掘好的坟墓。大多数族民们跳进了自己挖掘希望的黑窟窿,但是失望的是没有人能够上来,没死的族民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在那些跳进族民的黑窟窿里竟然会冒出一股水,只是冒水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刻钟,而且就冒那么一次。”王中伸出一根食指神秘地说,然后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从背包中取出一瓶矿泉水仰起脖子“咕咚咕咚”喝掉大半瓶。

听王中讲到这儿,看着他喝水的样子,我也感觉嗓子发干,饥渴被引诱出来,咽了几下口水,还是抵抗不住,于是也掏出矿泉水,猛灌了几大口。

王中等我喝完了水,接着讲道:“那些活着的族民开始为争取自己的生命而不惜一切代价,甚至为争夺黑窟窿而大打出手,不管你是曾经共同劳作的族友,或是曾经共享喜乐的亲邻,还是那衣食父母,甚至那骨肉子女,轻者伤痕累累,重者命丧黄泉。活着的族民从死者处找到了希望,但是要让希望一直存在,就必须不断有人跳进黑窟窿。终于有一位奇人路过此地,奇人自称是“水淼先生”,观云气辨星月,发现此处云气混沌,隐隐间透有怨瘴,夜间星月不明,料定必有灾患,而且其中显有隐情。水淼先生边在河床上下来回巡探,边取土尝嗅,并摆上石头做上记号。水淼先生把族民们聚集起来分派了任务,一部分族民手拿铜锣守候在做了记号的黑窟窿旁,一部分族民拿着锄头镐头跟着水淼先生来到河床中间的一处岩石旁,这处岩石被以前的河水冲刷成形,乍一看去宛如恶龙巨头。族民们来到岩石旁有些踌躇起来,本来以为外来的和尚会念经,能给他们找到水源,谁想你找水往岩石里去找,能找得到吗?水淼先生看出了族民们的心思,讥讽他们怪不得取不到水源,整个河床都要翻个底朝天,偏偏这处没有挖掘,空费了许多力气,如今往真劲处使力气却拿不出手。果真,族民们还是受了激将之法,围着恶龙头石砸的砸、刨的刨、掘的掘,把一肚子恶气全撒了出来。好个众人齐心,恶龙头石半天工夫断碎了,紧接着向石下挖掘,族民们没有想到恶龙头石周边都是坚硬的岩石层,而恶龙头石的正下方竟是松软的沙土层。族民们挖掘了一丈左右的时候,水淼先生示意族民们停手,然后让族民们都去坑上面等待,族民们莫名其妙地爬到了上面,本以为快要挖掘出水了,没想到还没看到水,水淼先生就打发众人上来。只见水淼先生双手轻轻地在坑中间的地方往外扒土,没大一会儿便看到一个透明的半球出现在坑里。水淼先生示意上面拿锣的族民敲一下铜锣,这一声铜锣敲响之后,那守候的一百个铜锣同时敲响,天地之间哪听过如此震撼的铜锣音,族民们感觉一股正气直冲云霄,余音绕耳未净。大地轰隆隆震颤了几下,只见那坑中一股水柱喷出,水柱托着碗口大小的水球悬在站立起来的水淼先生胸前,族民们见有水涌出,欢呼跳跃起来。水淼先生双手捧起水球,正要爬到坑体上面去,没想到地下的水柱猛然变粗,竟然和坑体直径一般大小,那水柱把水淼先生激起两丈来高,还幸亏水淼先生站在水柱的边缘,水淼先生护着水球跌落在坚硬的岩石上口吐鲜血,看来这一摔摔得不轻。族民们从喜悦中回过神来,抬着奄奄一息的救命恩人前去医治。谁料族里的医者长嗟不已,世道捉弄好人,刚刚造福他人却要遭受横祸。水淼先生凭着剩下的一些气力交代族人,地下水脉本是被怪物所遮蔽,这怪物食了人肉后便也有了灵性,蛊惑族人自相残杀,丧失人性是为了有更多的人肉可以食用。为了更好地镇住水脉里的怪物,唯一的办法把水球让怪物吃进肚子中,那么水淼先生想出了可行的好办法,就是他死后把水球跟他捆绑一块,然后再加绑一些巨石沉入水窟窿之处。水淼先生临死的时候从怀中掏出一本族人看不懂的书,让族人务必保存好,最后临死嘴里念叨着牛马年好种田,最不好过……族人们按照水淼先生的吩咐在他死后把水球和他捆绑在一起沉入了黑窟窿里,自此河床的黑窟窿里流出汩汩的清水,河又是之前那条河,风调雨顺的日子也回来了,族人们的生活回归到以前那样的美好了,族人们为了纪念水淼先生,管自己的族落叫水淼族,而去世的人们也采用水葬的方式。”

我又喝了一大口水,“那个真有水淼族吗,是少数民族吧?”我对自己地理课学的知识有些糊涂起来,少数民族中好像找不出这样一个民族来。

王中嘿嘿一笑,“你说呢,你认为水脉里的怪物是什么,旱魃?恶龙?还是别有他物?那个水球又是个什么东西,世界上真有如此神奇的事物?”

“不过你们村的骷髅河和刚才这个故事倒是可以连在一起,如果真是水葬的习俗的缘故,你们河里的骷髅就是证明。但是你们河里的骷髅会咬人,这个有点说不通,你还没说咬伤王三两兄弟的骷髅头最后哪儿去了呢?”我想了想问道。

王中摇摇头,“那个骷髅头根本不会咬人,咬人的是骷髅头的舌头,骷髅头没有舌头,应该说是藏在骷髅头嘴里的怪物咬人。而且骷髅头也很奇怪,头骨上不知被什么刻满了符文一类的东西。”

“听起来挺骇人的,人头骨上刻字,亏那些人做得出来。想想活生生的人往头上刻字疼也疼死了,向死人头上做文章更是造孽。”这种事情任谁听起来都觉得愤怒。

王中还想说些什么,看了看外面,嘿嘿一笑,“你看,说话这屁大点工夫就到站了,一段路总有一段路的终点,准备准备下车吧。”

“是啊,真快,王哥,你不是还要买火车票去,走,正好我也赶火车。”我边说边背起了自己的旅行包。本来还想和赵公明一起喝酒解说一下,但是想想今天一系列的事情,还是早动身为妙。

于是打电话给赵公明:“喂,兄弟,最近有点急事要去外地一段时间,今天就得动身,所以等改些时日咱们再坐,然后有事电话常联系。”

“啊,怎么这么赶时间啊,不会有啥大事情吧,今天古玩市场那边乱糟糟的,说是有人又放鞭炮又抢古董什么的。我说哥们儿,你火急火燎的肯定有什么事情吧,有啥需要帮助的一定开口啊。”赵公明在电话那头担忧地说。

“没事,没事,好了,我要买票去了,咱们有时间再聊。”我挂断电话,缓缓舒了口气,想到公司那边还要交代一下。于是又打给我们副总说:“张总您好,我是小田,由于家里发生点紧急的事情要去外地,所以不能正常办理辞职手续了。”

“啊,你有事情可以给你假期,回来继续上班就行了,不用辞职吧?”张总回道,语气间带着莫名其妙。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作者其他作品

同类推荐

猜你喜欢

小说排行

人气排行最热排行

点击查看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